24小时新闻热线:0757-83808380

佛山在线

公益组织探索自然教育之路

  随着城市的发展,人与自然被钢筋水泥硬生生隔开。人渴望接触大自然的天性在蠢蠢欲动,而自然教育却面临缺失窘境。近年来,在北上广深等城市,体验式的自然教育课程如雨后春笋般涌起,受到了市民欢迎。

2014年,佛山谷堆自然社(曾名“佛山市协同世纪社会管理创新服务中心”)成立,成为佛山首个开展自然保育的民间公益组织。2015年,他们获得了第四届佛山公益慈善项目大赛的资助,过去一年,他们开始探索佛山的自然保育之路。如今项目周期结束,记者走访发现,组织发展有喜有忧。

起步

5个90后成立自然保育公益组织

在佛山市社会组织孵化基地,谷堆自然社的办公室独树一帜,里面种满了从佛山各地田野采集回来的植物,还养殖了宠物乌龟,一片绿意盎然。

办公室的5个工作人员清一色的90后。工作中,她们有明确的分工,有人负责文书,有人负责自然知识宣教,有的负责手工彩绘,忙碌而有序。

自然社创办者刘雪君是一个前媒体人,父母热爱田园生活,她从小亲近自然,大学时又受同学启发,加深了对自然的热爱。当自己做记者时,她已发现佛山自然之美,也了解到城市人对自然的缺失和渴望的纠葛,“很多人想亲近自然,但因为缺乏专门的知识,没法真正的靠近。”

2014年离职后,刘雪君水到渠成地成立了自然社,招来了5名志同道合之人,试图通过体验、观察等方式,治愈城市人的自然缺失症,唤起他们关注自然,也了解身边城市的美。

自然导师林星打小就是一个“爱把石头装书包”的女孩,学会计出身的她对佛山的生物种类如数家珍,加入自然社后,她总能用最特别的的角度讲述大自然的妙趣。自然创意师阿菜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工艺品设计是她的爱好,本可以凭专业拿高薪,但痴迷自然的她毅然加入自然社,在一草一木中获取创作灵感。

作为佛山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有的事情都得靠自己摸索。过去两年,他们请教老师,自学成才。作为一个零基础的爱好者,如今刘雪君能够认得文华公园、佛山新城滨江湿地公园的大部分生物品种。

发展

50多场活动赢得一批忠实粉丝

2015年,在第四届佛山公益慈善项目大赛中,谷堆自然社针对青少年做推广自然保育的“城市自然生态体验课堂”项目脱颖而出,获得石湾酒厂10万元的资助,这给了他们起飞的翅膀。

去年,他们在佛山市举办了50多场自然教育活动,包括野外体验式自然科普活动、校园内的自然知识普及和小区自然手工绘画等,还被南海区教育局邀请为该区100多名孩子组织了两场自然教育活动,并与东平小学、乐从小学等6所小学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佛山就应该多些这样的组织。”顺德乐从大墩中学老师张炼娜和她的儿子奇奇经人介绍成为首批参加体验课堂的用户之一,过去一年,只要有空,她就会带着儿子参加自然社的活动。“现在的学校注重应试教育,太缺乏自然教育的课程了,谷堆自然社的课程刚好弥补了这一块的不足。”

不仅自己体验,张炼娜还把谷堆自然社介绍给学校,最终促成学校上月将自然社请进校园讲课。“刚开始我还担心孩子们会不喜欢课程,但后来我发现连我们班最调皮的那个孩子都全神贯注地听课,并抢着回答问题。”张炼娜说。

刘雪君介绍,机构在校园内的活动,多是由参加过活动的家长牵线搭桥进去的。今年,谷堆自然社还成为佛山创建国家森林城市的协助机构,负责在全市进行创森的推广。

尝试

市场化公益化齐步走

新奇也伴随质疑,“城市自然生态体验课堂”的想法虽然得到肯定,在第四届佛山公益慈善大赛评审的专家也同时建议项目应该走市场化道路,寻找市民买单,获得持久地发展。

今年开始,谷堆自然社就开始寻求市场化道路,对部分体验类项目收取小部分费用。“可能是我们太年轻,市民不信任我们吧。”刘雪君说,即便收费不高,但还是很少市民愿意为孩子的自然教育买单,只要是收费项目,报名者就寥寥。但是,在寻求市民买单的同时,他们还是坚持在校园开设公益讲堂。

“佛山的城市那么美,自然物种那么丰富,可是我们却没有自己的教材。”刘雪君说,今年,他们将自己设计教材,定点到一些中小学的班级开设系统性的自然教育课程,从体验观察、授课,手工制作等方面引导学生热爱自然,关注自然,目前他们已在佛山二十四小等两所小学开始尝试,“课程完毕后,所有的教材我们都会留给学校的老师。”

张炼娜等人表示,目前谷堆自然社的课程多针对1~10岁的低龄儿童,很少涉及中学生或者大人,因为大人的参与度不高,“但其实大人也很喜欢这种自然教育的。”

  要满足这些需求必须有更多更专业的自然导师。但刘雪君表示,机构所需的自然导师是自然界的“通才”,必须兴趣广,知识面宽,这种人是在校园也难招到的,“公益组织的工资不高,也很难吸引这些稀有人才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