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热线:0757-83808380

佛山在线

制造业服务化 佛企转型的突破口

在国务院近期印发的《中国制造2025》中,明确提出要倡导制造与服务协同发展,促进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变。

今年初,佛山首个“互联网+”——云制造公共服务平台发布,2万多家佛山制造企业上线,他们将采用该平台先进的云计算、大数据技术,打通整个产业链条,这是佛山制造业迈向服务型制造的一个缩影。

服务型制造,或制造业服务化,是个新鲜词汇,也被认为是佛企未来转型的主要突破口。佛山政府也意识到这点,提出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借助发展服务外包产业,推动“佛山制造”向“佛山智造”转变。

■今年初,佛山云制造公共服务平台发布。

借工业服务延伸“微笑曲线”

30年来,佛山制造有着世界工厂的美名。但在全球的供应链上,佛山的话语权却依然不强,究其原因,在于未能抢占价值链的高端环节,许多企业离“微笑曲线”的两端仍然遥远。

以佛山陶瓷为例,虽是全球最大的产地之一,但在国际市场上,仍没有叫得响的全球品牌。“在生产和技术环节上,我们可以和国际品牌媲美,但在服务和营销创新方面,我们确实有差距。”佛山市卫浴洁具协会秘书长刘文贵认为,佛企未来的路径,是借助制造业服务化,推动占领“微笑曲线”的两端。

根据“微笑曲线”理论,附加值更多地体现在“微笑曲线”的两端,即前端的研发设计、市场研究、咨询服务和后端的第三方物流、供应链管理优化、销售服务,而中间的制造环节附加值则较低。

“佛企重制造、轻服务的理念必须改变。”广东理工职业学院南海校区校长叶忠民认为,在规模经济的时代,佛山制造业形成了注重生产环节的固有经验,但在未来走向“定制化”经济的时代,更需要研发、设计和大量的售后服务。

中山大学中国第三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李江帆对此也表示认同,他认为,佛山发展第三产业的主要制约因素是工业化思维惯性,其突破口在于发展工业服务。

佛企探路制造业服务化

从工业经济,迈向服务经济时代,被认为是产业发展的新常态。互联网+,定制化生产,工业4.0,所有这些热词,指向的都是制造业服务化,即服务环节在产业链中的比重越来越重要。

中山大学魏作磊教授认为,制造业服务化表现为制造业企业不再仅仅提供物品,而是以顾客为中心提供产品、服务、支持、自我服务和知识的“集合体”,且服务在这个集合体中越来越居于主导地位。

从世界范围看,服务化是不少跨国制造业企业的共同选择。IBM曾是一家单纯的硬件制造商,如今已成功转型为“解决方案提供商”。在佛山,一些制造业企业也在积极探索与服务业有机结合的路子。

“我们在去年就引入ERP系统进行管理,并将给每个电梯装上传感器,未来用户使用电梯时出现问题,后台都能第一时间获悉。”在菱王电梯董事长梁永标看来,要用信息化手段来改造生产环节,最终目的是为了改善用户服务。

在东鹏瓷砖门店内,消费者只需携带一张带有尺寸的房屋户型图,就可到国内的任门店内,短短十分钟内获得室内装修设计的3D效果图,这是东鹏瓷砖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作出的服务改变。

“工业型企业走向制造服务化,是佛山发展第三产业最大的潜力,也是企业转型的重要路径。”佛山市服务外包协会秘书长郝泽林认为,产品的智能化、生产的自动化、交易的便捷化、交付的集成化、服务的个性化,都需要一批生产型服务业,这是服务业发展的大好商机,也是制造业转型的契机。

郝泽林同时认为,“服务外包”或“服务剥离”,是制造企业走向服务化的一个很好选择,“制造企业将内部在产前、产中或产后的服务功能独立出来,让专业的事由专业的人来做。”

发展服务外包佛企应创新思维

最近,“轻资产”成了网络热词,无论是小米总裁雷军与格力总裁董明珠的10亿赌局,还是大连万达集团提出向“轻资产”运营转型,都暗示着商业经营模式的变革。

其实在发达国家的优秀企业里,轻资产运营已成为主流,即依靠较少的资产,获得更大的经营业绩,将部分非核心的服务业务外包出去,它讲究的是“专业人做专业事”的哲学。

不过对于佛企而言,大而全的生产或服务体系,一直占据着主流地位,生产型服务业成为佛山的短板。在发展服务外包过程中,佛企有哪些顾虑?

“很多企业是出于信息安全的考虑不愿外包,宁愿自己打造一个小型云计算平台。”快灵通网络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落户佛山的IT企业,该公司副总经理朱少华表示,其实这种做法恰恰是不够安全的,企业服务器一旦丢失,企业失去的信息数据将无法估量。

“在外资企业里,人力资源外包是主流方式,但佛山的民营企业,出于成本考虑和不太信任的缘故,比较少采用这种方式。”友谊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莫鹏飞认为,民营企业家的人才观念要与国际接轨,要创新思维。

“佛山企业需要减负,企业家则需要减法思维,如果外包不放心,可先进行服务剥离,将服务功能独立出来,然后承接外部业务。”郝泽林对此支招。

借助巨头力量加快自身成长

“佛山的本土外包企业规模相对较小,实力不太够也是原因之一。”在广东京奥科技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安基海看来,佛山服务外包企业还需要经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提升。他认为,本土企业要借力发展,它以自身公司为例,借助与浪潮集团建立的战略伙伴关系,公司在技术应用上实现了飞跃。

郝泽林则认为,佛山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一方面需要大力推动制造业服务化,培养一批本土生产性服务机构外,另一方面,还需要引入国内、国外有实力的服务和研发机构。

近年来,依托广东金融高新区等产业载体,越来越多知名服务外包供应商来到佛山。6月中旬,亚洲最大的律师事务所——盈科律师事务所落户广东金融高新区,而在此之前,鹏博士(快灵通)、世纪互联、广电公司、浪潮等四大云计算平台已落户禅城,他们看中的正是佛山制造企业的强大需求。

佛山市商务局负责人也表示,今后将重点引进全球知名国际服务外包供应商,促进跨国公司软件与信息技术、研发、设计、金融、物流采购、咨询等国际服务外包业务落户佛山。

来源丨佛山市服务外包公共服务平台

文丨珠江时报记者李年智

图丨珠江时报记者戚伟雄摄

编辑丨梁楚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