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在线

佛山17岁少女带隐形眼镜不当 划伤角膜差点瞎了

人生等待绽放的17岁,她的右眼却面临失明的危险。

韵媚回忆,当晚她卸隐形眼镜后第二天眼睛开始发红,揉几下就开始看不清东西。她怎么也想不到,原因竟然是自己佩戴隐形眼镜不当,划伤了角膜。

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眼科博士段虎成介绍,韵媚环患的是发展非常迅速的细菌性角膜溃疡,会造成角膜基质的溶解、穿孔,如果不做角膜移植,就有可能失去眼球。

但没有角膜材料,如何保住眼睛?段虎成能做的只有靠药物治疗,时刻检测病情。这一天,他紧急通知韵媚可做移植手术,是因为前一晚有位未满五岁病逝的幼童,捐出了他的眼角膜。

陈先生来自肇庆,耕了一辈子田的他,不清楚角膜移植究竟是个怎样的手术,他只知道那可能是目前唯一能保住女儿眼睛的机会。手术费大概需要三万块,陈先生打算找亲戚凑点钱把手术做了,但韵媚却有些犹豫,担心自己拖累家庭,而陈先生也担心能否医治好女儿的眼疾。

家属的担心,段虎成完全理解,事实上,他也在考虑该不该马上给韵媚做手术。因为韵媚的病还在急性期,只能做偏位的角膜移植,但恐怕术后视力不够理想。从医十四年,段虎成清楚作为医生,除了要帮患者解除眼疾痛苦外,还要帮他们恢复更好的视力,他决定再等观察一天,如果药物没法控制韵媚的病情,那手术就势在必行。

等,固然令人焦虑,但段虎成相信,最后的结果是好的。除韵媚外,段虎成还有四十多名病患等待做角膜移植,无论什么身份,什么年纪,他们跟韵媚一样,都在默默盼着光明。

90后女生协调捐献 助力生命延续

段虎成的身份即是一名眼科医生,也是佛山眼角膜捐献工作站的负责人,这个工作站是全省首个地级市的眼角膜捐献工作站,所有有关角膜捐献的协调和取材工作,都由段虎成还另外一位90后女生完成。

邓婉莹,22岁,市二医院护士,同时也是角膜捐献协调员,此程,她要去收一位因骨癌刚刚离世的少女的角膜。

家属越客气,邓婉莹的心越不舒服,每次紧急出车协调角膜捐献工作,她最不想的就是麻烦家属等。见到家属,邓婉莹马上准备捐献事宜,段虎成自驾车随后赶到,具体角膜摘取工作由他来完成。

女孩爸爸杜先生一手操办所有捐献材料。可能对女儿的离去早有心理准备,面对医务人员,杜先生情绪平和。协调角膜捐献工作两年多,邓婉莹很清楚,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从来就不是说藏就可以藏起来的。

在摘取前,他们进行了简单的默哀仪式。默哀,是大家对捐献者本人郑重道的一声,多谢。恍惚的白炽灯下,年轻的生命悄然离去。

邓婉莹明白,其实每一个捐献者家属会做这个决定都不容易,所以她会以自己最大的能量去安抚。除了安抚,邓婉莹也有义务跟家属交代清楚,捐出来的角膜会怎么用。

纵然心疼,但捐献者家属最大的希望是可以多救几个人,借此机会把捐献者的一点东西留在世上,看看这个世界。

两岁男童病逝 父母捐其眼角膜救两人

对于捐献者,广东省红十字会都会颁发一份证书给家属,这一步邓婉莹通常都会自己亲自去送,这一天,她特地驱车龙江,为一位也是年仅两岁的捐献者送证书。收到证书,涂先生夫妇笑笑说,这可能是他们唯一会留下的,关于儿子的东西。决绝是因为太痛心。

这个月初,涂先生夫妇刚满两岁的儿子皓皓,因病菌感染发烧,导致脓毒性休克,经过四天四夜抢救无效离世。儿子离开当晚,妈妈张琴提出捐出皓皓的眼角膜和遗体。

妻子这个想法,涂来荣起初无法接受,作为爸爸,他没给到儿子好的生活,但至少要让儿子走得完整、体面。然而妻子的一番话慢慢说服了涂来荣——“你不捐出去的话,烧成灰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在千里之外江西老家的父亲,也希望涂来荣支持张琴的决定。

对任何一对父母来说,能做出捐献孩子器官的决定都是不容易的,涂来荣有肢体残疾,张琴受教育程度不高,他们在佛山所有外来打工一族中是那么平凡、不起眼,但却让邓婉莹愈发尊重。正因为捐献者的无私,让更多角膜病患者得以重燃对生活的希望。

感恩生命最后的馈赠

2010年前,佛山角膜捐献人数是0。

2010年4月27日,佛山首个器官捐献站成立。

2015年5月7日,佛山首个眼角膜捐献中心成立。

段虎成称他们是从零开始,逐渐成立了眼库、成立了相关组织。目前他们一年大概能完成五十例的角膜移植手术。

2013-2014年 佛山角膜捐献人数 8人

2015年 佛山角膜捐献人数 10人

2016年 佛山角膜捐献人数 17人

2010-2017年7月 救助超过160名角膜病患者

现在,每年角膜捐献中心都会把佛山地区角膜捐献者的名字都刻在广州市万安园的纪念墓碑上。通过这种方式既是对捐献者的一种尊重和感谢,同时也是向全社会传递一种信息。

未来,段虎成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把佛山地区的角膜捐献事业带动起来,让佛山成为全国的标杆或者楷模。

来源|小强热线

编辑|张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