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热线:0757-83808380

佛山在线

洪拳威名远播 拳谱流传海外

原标题丨三百年洪拳 老树发新枝

宗师黄飞鸿声震海内外 门人广传拳艺再续风范

黄飞鸿,一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名字。以他的经历为题材拍摄的系列电影逾百部,创下以单个人物为主题的电影系列世界纪录。而黄飞鸿所擅长的洪拳也借助香港电影的巨大影响力走向世界。

数十年来,华语功夫电影的银幕上,原本一枝独秀的“黄飞鸿”逐渐被近年大热的“叶问”接替,风光一时的洪拳在现实中也一度遭遇发展瓶颈。如今,蛰伏已久的洪拳遇到了佛山武术发展最好的时代。

清代传入佛山 因黄飞鸿拳威大震

西樵山下禄舟村,黄飞鸿的家乡,以黄氏宗祠原址改造而成的黄飞鸿狮艺武术馆隐约传出锣鼓声。这里是世界各地武术爱好者探寻历史上真实黄飞鸿的圣地,也是初来乍到的游客近距离接触洪拳的最直接机会。

10月25日上午10时30分,南海黄飞鸿中联电缆武术龙狮协会带来的武术和醒狮表演在黄飞鸿狮艺武术馆狮艺广场中央准时开始,铁线拳、工字伏虎拳、虎鹤双形拳、四象标龙棍等洪拳代表性套路逐一展示,让现场游客看到洪拳脱去电影艺术包装后的真实面貌。在导游陈绮琪结合史迹的讲解下,洪拳在佛山发展的历史呈现在人们眼前。

洪拳是佛山五大拳种之一,最初形成于明末清初,有超过300年的历史。其来源有三种说法:一是出自少林寺,分别从河南、福建传入广东;二是福建茶商洪熙官融会贯通其所学武术所创;三是清代民间秘密结社的洪门假托少林所传习的一种拳术,该组织以明太祖朱元璋年号“洪武”的“洪”字立马,故称洪门,并推行与从事洪拳练习。

洪拳在清代传入佛山,代表人物有铁桥三、林福成、陆亚采、王隐林、黄麒英、黄飞鸿和林世荣等。其中,对洪拳影响最为深远的,非黄飞鸿莫属。

陈绮琪介绍,黄飞鸿生于清朝晚期,6岁开始随父黄麒英习武,学得洪拳之虎鹤双形拳、工字伏虎拳、五形拳、五郎八卦棍等,后在佛山镇拜铁桥三的高徒林福成为师,学得铁线拳、飞砣绝艺,又师从叶大成学习八分箭拳,从宋辉镗学得无影脚。集百家之长,黄飞鸿成为一代洪拳大师。原本在黄飞鸿祖父时便走向低谷的洪拳,也因黄飞鸿的成名而出现中兴之势。

拳谱公开出版 开广东武术界先河

在黄飞鸿狮艺武术馆的史迹陈列馆中,一本图文并茂的印刷版拳谱放在显眼位置。陈绮琪介绍,该拳谱由黄飞鸿弟子林世荣整理刊印,当时流传甚广。

林世荣是广东南海平洲平北西河村人,幼随祖父习家传武术,少年曾在屠猪店当伙计,人称“猪肉荣”。他师从黄飞鸿二十多年,是黄飞鸿洪拳衣钵传人,也是将洪拳发扬光大的推动者。

民国初年,林世荣辗转去到香港授徒传艺。1930年后,林世荣为弘扬洪拳,和徒弟朱愚斋、李世辉等人整理出《工字伏虎拳》《铁线拳》《虎鹤双形拳》等拳谱套路,并公开发行。此举开了拳术套路写作之先河,为广东武术界之创举。

之所以称为创举,是因为当时武术界大多固步自封,不以技示人:三更起练,五更收场,生怕人家偷看;教六留四,生怕人家全学去了。但林世荣编写的套路全部公开,一点不漏,连其要点和对拆方法都写了进去。

《虎鹤双形拳》当时几乎风行全省,远传香港、澳门、南洋一带和美国、加拿大等地,甚至流传至今,历久不衰,新中国成立后,还被列为全国高等体育学院武术教材内容。

除了林世荣,黄飞鸿最后一任夫人莫桂兰在黄飞鸿逝世后,携黄飞鸿的两名儿子移居香港,设馆授徒,传授黄飞鸿遗技,并对黄飞鸿影视作品的拍摄提供了大量的人物形象指导。曾有香港媒体在采访莫桂兰后,刊登了一篇名为《黄飞鸿遗孀洪拳威震湾仔》的报道,报纸剪影现挂在黄飞鸿狮艺武术馆的史迹陈列馆墙壁上,以纪念这位巾帼为弘扬洪拳所作的贡献。

盼再续洪拳风范 七旬传人免费教拳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黄飞鸿系列电影风靡一时,这一时期也是佛山武术最为兴旺的时期之一。洪拳传承人、佛山市梁氏洪拳武术馆馆长梁荫邦介绍,改革开放后,佛山逐渐恢复武术之城的风采,全市范围内掀起一轮武术热潮。“那时我简直像猴子一样,到处去,到处教拳。”梁荫邦是南海平洲人,他回忆,当时平洲、大沥基本每个村都在习武,他时常受邀到各村狮会传授洪拳,每次开课差不多都有五六十个学生。

如今,年过七旬的梁荫邦仍坚持教拳。每晚7时半,梁荫邦准时出现在平洲玉器街的玉廉广场上免费开班授拳,代表着佛山市梁氏洪拳武术馆的旗帜和上课时需要用到的器械放在一旁。

10月24日,2017年佛山功夫角之南海专场在大沥竹冠村举行。梁荫邦的弟子在场上一展身手。

梁荫邦7岁开始师从父亲习拳,16岁初中毕业,在家乡务农,后在村里当泥水匠,空闲时就当教头教洪拳。

近60年来,梁荫邦一直坚持着“不收费”的原则,图的是更多人愿意学习洪拳,将父亲传授他的一身武艺传承下去。其间,他见证了佛山武术的复兴时期,也经历过武馆发展的低潮。

2007年,梁荫邦成立了佛山首家洪拳武馆——佛山市梁氏洪拳武术馆,武馆运营仅一年多,由于缺乏资金支持以及当地人学习洪拳热情不如预期,武馆最终关停。近十年来,苦于没有场地的梁荫邦只能在广场上教拳,下雨天则转移到家中,在可用面积仅20平方米的楼顶进行教学。

去年年底,梁荫邦得到南海区平洲平东村委会的支持,在村委会活动中心的一个小办公室中安置武馆。记者日前拜访,看到武馆内干净整洁,“佛山市梁氏洪拳武术馆”牌匾高高挂起。

近年来,在党委政府的大力推动下,佛山武术文化繁荣发展,佛山武术这张金名片日益焕发新光彩。这也令梁荫邦更加坚定未来要走的路:“我几十年始终热爱中国功夫,这个想法从未动摇。”梁荫邦说。

10月24日,梁荫邦参加南海区功夫角活动,他所携的6名弟子来自五湖四海。来自广西的李桂明是一名医生,平日工作十分忙碌。他自从今年2月到梁氏洪拳武术馆习武后,每月抽空两天从广西搭乘高铁前来上课,来去匆匆,但求学的诚意令梁荫邦感动。更有弟子义务为梁氏洪拳武术馆制作微信公众号,全国各地的武术爱好者慕名而来,拜师学拳。

看见每晚在广场上练武的队伍日益壮大,梁荫邦表示,如今就是佛山武术发展的黄金时期,他对洪拳的传承充满信心,更对武馆未来的发展有了更进一步的设想:“如果可以,我想打造一个完美的武馆,武术、狮艺、武医,缺一不可。”

文图丨佛山日报记者吕文斐

编辑丨钟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