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热线:0757-83808380

佛山在线

石湾陶熊造型演变之路

原标题丨石湾陶熊造型演变之路

清代至民国陶熊有狮身,后变为熊的形象

动物题材是石湾陶塑的一大创作题材。石湾窑在中原文化积淀中逐步形成了有岭南特色的吉祥动物形象,如今,我们仍可在石湾古玩界看到一些汉代遗风的动物陶塑。

记者在历史文化丛书(第二辑)之《石湾窑研究》中发现,多件名为“熊”的动物陶塑与狮形象极为相似,直到1950年后,陶艺家才将陶熊塑造成现实生活中熊的模样。记者通过采访石湾陶收藏界人士及文博专家,解读熊在石湾陶造型学的演变过程。

陶熊长着狮子身

佛山市博物馆收藏了两件熊造型的石湾陶,一件为《云渔氏素胎鹰、熊》组合式陶塑作品,另一件为单体的《陶熊》。香港著名收藏家罗敬礼指出,《云渔氏素胎鹰、熊》为民国时期石湾动物陶艺家区大的作品,单体的《陶熊》 或为清代中后期另一位动物陶塑名家黄炳所创作。

佛山市博物馆文博副研究馆员黄晓蕙说,两件陶熊均采用石湾传统“胎骨出毛法”精细刻画熊的皮毛。在作品《云渔氏素胎鹰、熊》中,捏塑的“熊”身躯肥壮,四肢踏地,仰首张口,双目圆睁,尾巴上翘,尾巴分成二卷翘到脊背上。不仅如此,“熊”的牙齿、爪子均施白釉,轮廓凸起长毛处用白釉圆点呈规律状,排列极有装饰效果,在其四肢、脊梁、眉毛的位置还用石墨画出卷毛状。

这样的熊形象,与现实生活中的熊差异甚大,看上去倒像一只“狮”。这是什么缘故?

从狮身到熊身的形象演变

对此,《石湾窑研究》的作者纪文瑾说,从清代到民国,石湾窑塑造的熊是一种虚构的动物形象。这种被称为“熊”的形象与陶狮的形象很相近。

据《宋书·符瑞志上》记载,熊是古代神兽之一,其形象与镇守庙堂的熊有相似之处。佛山人将“熊”视为瑞兽,购买者希望它带来幸福和吉祥。而辨认“熊”和“狮”,主要区别在于尾巴的形状,熊的尾巴被分成两条长尾;狮的尾巴是一团一簇的卷毛,石湾人称“冬菇尾”。此外,大部分的石湾陶狮有角,而陶熊通常无角。

1949年以前,陶熊保留类似“狮”的形象。1949年以后,陶艺家们通过到动物园观察,塑造出来的陶熊形象更真实。佛山动物陶塑名家区乾在20世纪50年代创作的《企熊》便是现实中熊的形象,熊的皮毛以刻毛的手法处理,全身施褐色釉,前掌环抱站立的姿势,口张开露出尖牙,表现动物的原始兽性。

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何惠娟在20世纪90年代也曾塑造《北极熊》,一只雪白的“北极熊”在雪地上行走,嘴里叼着一条刚捕获的三文鱼,熊的身体用白色陶泥塑造,皮毛以木批刻毛的技法表现,并用石湾传统的璧裂釉来表现皑皑雪地,场景和谐、生动。

石湾陶熊从过去虚构的神话形象到真实形象的刻画,反映出石湾陶动物陶塑的文化演变发展。这也印证了广州美院雕塑系胡博教授所说,石湾陶塑是中国传统雕塑的最后标本。

文丨佛山日报记者束维

编辑丨钟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