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热线:0757-83808380

佛山在线

祖籍佛山的区氏家族老地契:从这里窥见百年前的房产交易

“光绪叁拾年五月。立明永断卖上盖连地铺。离业文契人张沛农系南海县五斗司魁岗堡沙岗乡人氏,现住佛山镇丰宁铺兰桂坊,今有承父遗下铺一排四间,坐落佛山镇丰宁铺莺岗大街,现租与成昌仁记钉店。店正铺深叁大进,俱阔拾七桁,左边一间深叁大进……今因急用,与母妥议,情愿将此铺全盆出账,召人承卖,取时价银贰仟肆佰两司马兑……先召房亲人等各不允,合次凭中人邝祥引至区守德堂……”

这是一张一百多年前的房契,纸面发黄,其中提到所有的人物都已经作古,而他们所交易的这组一排四间三大进的铺面,也早已在城市的百年进程中化为尘灰,只剩下这一张契纸,完整记录当年一桩交易完成的经过。

最近,一批沉睡于箱底上百年的区氏家族老房契得以重见天日,这张光绪30年的房契便是其中一张。

5月底,佛山图书馆五楼文献馆,这些陈列展出的老地契,在百年后的现代时空中,如同扑面而来的历史,以丰富的历史细节,向人们讲述百年前的种种往事,关于一个家族的发展故事,关于一个城市的世风民情、社会经济……

清末民初佛山历史的重要证物

佛山图书馆文献馆馆员梁燕最初接到这批地契的时候,见到的是15个纸封的包裹。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一张张发黄的契纸,有些已经有风化和虫蛀的痕迹。梁燕和同事们进行了一系列的消毒和修复,罩上保护薄膜之后,陈列在文献馆,以“区氏家族契证展”为主题向市民展出。

图书馆工作人员正在打开契证包裹。

这批地契原先属于祖籍佛山、现居香港的区氏家族区士泰、区士民、区士显三兄弟,包括其祖上流传下来的15套房子的180余份地契、房契。这些契证是区氏家族在晚清时期、民国年间的置业凭据。4月21日,地方文献馆成立之际,兄弟三人将这批文献捐赠给佛山图书馆。

据梁燕介绍,这是一系列非常完整翔实的地契和房契,每一间房子从前任房主到现任房主的交易信息,包括房契、契税单据都保存完好,是一份珍贵的历史文献。记者在展厅看到,这些展品中不仅有房屋的交易信息,包括盖有官方印章的正式地契、契税单据,还有交易过程中私人往来的文书、户型图等,甚至包括修整房屋时买材料花费的情况,几乎无所不包。此外,房屋几经易手的情况在这批文献中也有所呈现,比如铁矢街的一个当街连铺带屋带花园的物业,道光二十九年苏氏以915两银的价格卖给霍氏,50多年之后,光绪三十年,区氏以2800两银子的价格从霍氏手中购入。

佛山明清史专家罗一星认为,这些契约反映了清代佛山民间私人房屋的交易情况,属于普通民居和铺屋,这些契约要素齐全,对房价、定金、买卖双方姓名、中人姓名,以及房产拥有权和违约责任,官方的鉴证均有明确记载,对研究清代至民国佛山镇的房屋交易规则、地价房价水平、房屋产权流转,均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如果能结合佛山市档案馆、佛山市城市规划档案馆所藏的房屋契约作整体考察,将有新的发现和解读。

文化学者杨河源认为,这是中国近代一个工商业城市房地产交易的宝贵样品,内涵丰富,揭示深远,保存完整,契约的内容、形式、涉及的交易方式、家族制度、甚至女性的财产权和家庭地位、社会变迁、政府功用等诸多方面,在这些契约中都有反映。

据区士民介绍,区氏家族在清末民初拥有的房产并不止于此,在将15套房屋的契约捐给图书馆之前,他们还捐了10套房屋的全套契约给佛山图书馆。此外,当年他们家族在广州、梧州、贵港也有物业。

区士民介绍家族契证。

“栅下区氏”,佛山积善之家

这一批契证让“栅下区氏”进入人们的视线。捐赠房契的区氏三兄弟是佛山富商区廉泉的孙子,而区廉泉则是“栅下区氏”十六世。结合房契,记者翻阅了《佛山栅下区氏族谱(民国刻本)》《(民国版)佛山忠义乡志》之后发现,原来区廉泉家族曾经为佛山作出过诸多贡献,不过,到了今天,其事迹几乎已被时间淹没,更被今人所遗忘,以至于网络上搜索不到任何痕迹。

据《佛山栅下区氏族谱》记载,区氏迁入佛山栅下的时间是明洪武年间,佛山始祖南堂公由顺德登洲迁入佛山镇,开“栅下区氏”一脉。“栅下”位于佛山镇东南,大致相当于今天的新风路老党校一带。

“栅下区氏”在佛山几百年并未出现显赫人物,直到十五世的区河清。据区氏族谱记载,区河清生于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年少时家贫,“操贱工”,虽然日夜为生存劳碌,但邻里中有贫困者,他仍然会竭力相助。香港开埠,他前往谋生,开始经营铜铁,经过二十年的奋斗,稍有余资,更加热衷于济贫救苦。

区河清被收入民国版《佛山忠义乡志》,但却不是因为他的财富,而是因为他的义行。遇老弱病穷、少年失学、死无棺殓等,区河清都竭力助之,“受惠者,不可以数计”。因为经商积劳成疾,去世前他还交待儿子区廉泉为乡里建庙和修路,且不能夸耀,只能题留“无名氏”。他去世的消息传开,四邻皆哭,一时有“天祸栅溪,夺我善人”之语。

族谱称区廉泉有“商业雄才”,家业在他手中日益壮大。据民国时期香港编纂的《中华今代名人传》中记载,区廉泉出生于同治十年(1871年),16岁赴香港随父业,18岁便接手父亲在香港创立的泰栈五金商店,在他的经营之下,到民国时规模已经扩大十倍,香港的同行业中,泰栈为首屈一指,市价起落,操纵自如,同时还在广州、佛山、梧州等地设有支号。1922年区廉泉还创办了南方唯一一家华人汽水厂——中国安乐汽水厂。他的两个兄弟和儿子在经商和医学上也颇有作为,其中长子为理科学士、电科工程师,娶镇绅戴鸿惠的女儿也即晚清名臣戴鸿慈的侄女为妻,二子为医学博士,在佛山创办了两家医院。

香港出版的《中华今代名人传》中收入区廉泉的中英文小传。

清末民初在佛山声名鹊起的区家,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日益增长的财富和迅速上升的社会地位,而是他们对公益慈善不遗余力的投入。区河清临终叮嘱区廉泉:“汝其继吾志,以为后世法,我当九泉含笑矣。”先人遗训成为家族传承的精神财富。修桥铺路、赈灾办学、扶贫解困、捐建慈善医院及育婴堂……翻阅相关历史文献的记载,会发现这个家族在佛山乃至粤港两地所累积的善举多到不胜枚举。

祖父区廉泉去世时,生于1945年的区士民约有十三四岁,在他的记忆中,祖父是一个和蔼可亲、精明节俭的人,一生乐善好施。因为祖父对香港社会的贡献,香港政府欲授爵位,但需加入英籍,他拒绝了,最终获封华人最高荣誉——太平绅士。区士民说,和祖父喝早茶,只能是吃饱即可,决不许浪费。

而就是这么一个节俭的商人,在那场著名的乙卯(1915)年佛山大水灾中,他从香港运来几百担大米(一担相当于100斤),帮助灾民渡过难关。

管窥佛山百年世事

上世纪下半叶,区廉泉的后人已经全部移居香港及海外。香港的区氏三兄弟返回佛山捐赠了房契等重要文献之外,还捐赠了一套老版的《(民国)佛山忠义乡志》给佛山博物馆。在这部“忠义乡志”的序言中,可以看到民国十二年佛山的群贤们如何合力筹款修志,其中区廉泉三兄弟捐款1000元,为群贤之首。根据区氏民国十一年的一间房屋交易信息显示,100元可以买到一个一进深的住宅,那么,为捐修乡志,区家相当于捐了10个这样的住宅。学者杨河源认为,旧时的乡贤热衷公益,已近乎本能。

这批区氏老契证,不仅可以让我们看到一个家族的兴起,也可以洞察佛山在清末民初的民情风俗和社会变迁。

比如,在几乎所有的房屋交易契证上,都会看到“非蒸尝留祭”“先召房亲人各不允”等字样,这说明了当时的家族制度仍然在发挥巨大的作用,为保证蒸尝祭祀制度的顺利进行,家族共同拥有的物业,不得随意交易。而属于个人继承的物业,出售时必须先面向本房本族的人,无人购买才能对外交易。此外,为了避免有人因卖房堕入饥寒,必须保证“非孤孀养口”的物业才能交易。

这批契证所包含的历史信息非常丰富,从丈量尺度、交易货币的变迁以及房价变化、交易程序等等,皆可为研究者提供实证。

区氏家族的大量置业主要集中在光绪年间和民国初年,说明在这一阶段,区家已经完成了财富的积累。众所周知,鸦片战争之后,佛山传统手工业遭到沉重的打击,大量店铺倒闭。到光绪年间,佛山支柱产业铁器制造业的衰退,佛山经济遭遇不景气。而区家的全面崛起恰恰就在这个阶段,他们是如何做到逆势上升的呢?在这批契证中,也能找到答案。

由交易往来文书提供的线索,可以看到,区家在佛山经营的成昌号以售卖新钉为主。所谓新钉,也称洋钉,鸦片战争之后,洋钉输入,导致佛山生产的土钉失去了销路,光绪年间,佛山的新钉店铺已有十余家,成昌应当属于其中的佼佼者。这说明了,时代大潮的变迁中,总是有佛山人能够抓住机遇。

可以想见,当年一无所有的区河清前往开埠后的香港,敏锐地捕捉到了新的商机。在这批老契证中,我们所能看到光绪年间诸项房产的易手,也许便包含了这样的棋局更新,以及社会中坚力量的悄然替换。

原标题:区氏老地契 从这里窥见百年前的房产交易

来源丨佛山日报

文图丨记者 唐燕

编辑丨俞嘉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