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热线:0757-83808380

佛山在线

汤南私塾变形记

“于是大家放开喉咙读一阵书,真是人声鼎沸。有念‘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的,有念‘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的,有念‘上九潜龙勿用’的,有念‘厥土下上上错厥贡苞茅橘柚’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鲁迅先生笔下寥寥数句,旧时私塾书生琅琅读书的场景便经典再现。

作为中国固有的民间办学形式,私塾有悠久的历史。随着教育制度的改革,旧时私塾逐渐湮没在岁月长河之中。作为现代人的我们,该如何在古村私塾的断壁残垣间寻觅那一股遗留下来,穿行在韵律间,携文字起舞的旧时文人气息?

位于南海区里水镇的汤南古村,自古以来崇文重教,据传开村始祖汤贵公出身科考,其子孙后代秉承书香门第刻苦好学的优良传统。汤南古村现存明清私塾26所,2017年引入文化机构,对其中4所书塾进行活化建设,打造汤南私塾博物馆,再现昔日私塾林立的荣光。

馆藏:888件老物件还原“古之教育”

灰青色的岭南大屋朝塘而立,祠堂、家庙、书塾兼备,聚族而居,布局协调。历经百年风霜,厅堂、庙宇、围墙、炮楼等,硬山顶镬耳式的封火山墙,砖雕、灰雕、墙画随处可见,小巷纵横,风韵依然。数百年来,科甲蝉联、儒绅显赫,成就汤南古村“崇文重教”之美名。

私塾(家塾)是“古之教育”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古时最常见的一种教育形式,《礼记·学记》有言:“古之教育,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而在汤南村,清代鼎盛时期尚不足50户人家,各式书塾却多达39所。走进博物馆,最引人关注的要数信祥家塾,一所专为族内女子开设的学堂。

信祥家塾重建于光绪六年(1880),今时今日,村中仍流传着中国女权和女学思想的倡导者秋瑾曾于信祥家塾内秘密活动,宣传新思想的传说。据汤南私塾博物馆馆长梁朵朵介绍,它在中国传统建筑建造方法的基础上,结合西方的建造手法,运用了新材料、新结构、新技艺并且大胆创新,“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反映出当时家族中已有人留洋求学,而阁楼中留存的‘修凤楼’牌匾则佐证了该家塾培育族内女子的开明之举,勇于冲破封建社会‘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窠臼,体现了‘巾帼不让须眉’的胆识。”

信者,意为待人处事诚实不欺,言行一致;祥者,代表着吉祥幸福;信祥二字意在告诫后人,只有诚实守信,才能得到幸福安康。迈过家塾的青石门槛,可见其内部布局采用广东民居典型的“三间两廊”式设计,门厅、中庭、卧室之中布置园林花木,赋予环境以大自然的情趣;偏厅廊柱则采用欧式立柱、栏杆及拱门设计,兼具东西方风情。

汤南古村立村于宋,盛于元、兴于明清,至今已走过千年岁月,先保存下来的古建筑群大多重建于明清时期,建筑结构为岭南特色(三间两廊式)建筑,从南至北有九条里巷,巷巷有传说。在梁朵朵及其团队的挖掘下,昔日的古建筑古书塾得以重现荣光。汤南私塾博物馆由信祥家塾、师五家塾、大韶书舍、乐堂书室4个书塾组成,它们各有特色。比如,重建于同治丙寅年的乐堂书室体现了我国古典“礼乐文化”的内涵和意义所在,康有为、梁启超曾游学于此。馆内藏品共888件(套),馆舍展览总面积达6000平方米。目前,藏品主要类别有字画、陶瓷、文房四宝、文珍文玩、教具教材等,其中课本就多达300多件。

大韶书舍正厅,该书舍重建于光绪四年戊寅年。

在这里,家塾作为原状陈列展,塾内陈设均根据村中多位长者回忆布置,“几代汤南女子都在这里求学,朗朗读书声绵延了100多年。”梁朵朵说。

缘起:传承保护岌岌可危的“沧海遗珠”

从“文萃汤公祠”石刻牌匾下的大门穿过,走在空空荡荡硕大的园子里,满目瓦砾遍地,虽然断壁残垣却给人以苍凉而不屈的感觉。站在这些乱石堆里,眼前的荒凉再也不会重现昔日香火旺盛的光景,梁朵朵轻叹一声:“心痛”。她记得在两年前,正是这份揪心之感让自幼热爱国学的自己意识到汤南私塾的价值,也是那时起,她决定要为汤南村的历史作点贡献。

时间倒回2016年11月16日,那是个直接改变梁朵朵人生轨迹的日子。现任博物馆文化总顾问的两位马姓和杨姓专家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路过汤南,恰逢佛山市作协筹备创作基地挂牌仪式,遂被眼前这片保存完整的古书塾群所震撼,“天哪,这可是岭南古代的大学城啊!这是国学瑰宝,沧海遗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听似夸张的观感夹杂着所见景色传到了梁朵朵的耳中。

细考之,梁朵朵发现汤南村非凡的古色古韵,尤为可贵的是,崇文重教之风鼎盛且经久不衰,千百年来兴建数十家家塾、私塾、书舍、学堂、书院、论坛、榕坛、公书院等,数量多、种类全,一度出现岭南学子纷纷慕名前来求学的盛景。

博物馆展览总面积达6000平方米,由4个书塾组成,师五家塾是其中之一,建于光绪壬辰年。

但令人愁眉锁眼的是,大多古建筑由于年久失修及自然老化,濒临毁损。馆方两年前拍摄的图片显示,古典质朴的庙宇上方,茂密的青草在风中摇曳,抑或瓦当上布满了苔藓,屋内外墙边杂草丛生,车轮胎、禾秆、蛇皮袋随处堆叠,鸡鹅三三两两在自己的一方天地悠悠踱步。一位前来参观的学者曾写过这么一首打油诗:“旧房败像生:房顶露太阳,室内水汪汪;前面没有门,后面没有窗,大梁生白蚁,瓦板糟若糠;墙裂三寸缝,地无三尺平;院里生野草,牛羊没其中;万一不小心,蛇猫钻怀中。”

“如果再不采取保护措施,这里的古建筑将毁于一旦。”梁朵朵将自己投身修复工作称之为“情怀”,“随着对汤南村历史追查得愈发深入,再现这方文化圣地的愿望就越强。看完场子不到一个月,决定辞掉在广州国学研究机构的工作职务,当即组织力量与村内相关人员接洽。”

筹建:政策鼓舞下活化馆“变身”博物馆

经过与汤南经济社和村民协商,梁朵朵便通过租赁的方式取得了这些古房的使用权,消除了百姓的忧虑。如此,村民不但可以得到免费维修闲置破损古房的机会,还通过房租得到了实惠以补家用,且古房的后续维护也有了依靠,文化传承和遗址保护有了保障。

开展修复工作之初,梁朵朵首先立定了“尽可能地保持其原貌,复原书塾的本来面貌”的目标,全力保护原有的文化遗产。经过集思广益,一支由渴望发挥余热的退休老干部、专家学者、中山大学等高校学生以及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组成的志愿者团队陆续进驻到这片古书塾的热土,对当地进行了充分的勘测调查,对各个建筑部分的新旧程度、哪部分是后来增加的、哪些是历史真面目都进行了充分的了解。对于艺术价值残缺不全的,首先分析其剩余价值,把过去那些破坏性修理的部分撤销,尽可能地展现其本来面目,重现历史的真实状态。

“最初一心想着试水修复两家,做融入国学元素的‘老建筑活化馆’,从没想过改造成博物馆的模样。”梁朵朵坦言,过去,民办博物馆的创设门槛高、程序繁琐,令不少业内收藏爱好者望而却步,“庆幸国家文物局后来出台《关于进一步推动非国有博物馆发展的意见》,加之佛山博物馆之城建设工作铺开,我们知道民办博物馆的重大发展历史机遇要来了。”

鼓足信心以后,梁朵朵决心进一步扩大活化规模,除早期的大韶书舍、师五家塾之外还增加了信祥家塾和乐堂书室,面向全社会征集书塾文化及相关的老物件与史料,丰富汤南书塾文化内涵。筹建期间,闲不住的梁朵朵常在村内“四处乱转”寻宝,与村中老人闲聊,试图寻找与书塾文化相关的老物件与史料。如今放置在乐堂前的“岭南公书院”五字的石匾额,正是她与团队在后山泥地耗时两天挖掘出来的宝物。

经过近500天的夜以继日的奋斗,博物馆终于在2018年3月19日正式取得了省博物馆协会、省文物局的备案资格,一个新生的岭南文化圣殿悄然崛起。如今,策展工作已初步完成,四大书塾预计将于今年9月面向广大市民“开口”讲故事。

发展:打造传统国学世界语教育产业园

宗祠家庙、书舍家塾、功名石碑,记录了一个崇文重教的岭南宗族在历史洪流中的生活智慧。在梁朵朵看来,传承与创新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正是年轻一代责无旁贷的神圣使命。

为了更好地传承、弘扬传统文化,使优秀的传统文化全方位延伸扩展源源不断地向社会输入正能量,强化文化自信,梁朵朵表示,他们正规划以汤南私塾博物馆为核心,以“博物馆+”的理念打造中国汤南传统国学世界语教育产业园。

该产业园将包括中国私塾博物馆、岭南国学院、开笔礼文魁广场、文昌阁、历代状元碑林、博士学术交流园、国际学子明辨厅、高精古玩展拍苑、岭南非遗民俗园、国画画家村、明清慢生活园、文化人公寓等部分。“将来肯定还会引入一些外部资金进行配套建设,共同挖掘和整理汤南古村的文化,探索古村的发展方向。”梁朵朵说。

在这幅岭南文化乐土发展蓝图下,以博物馆为“明珠”的汤南古村将与广东万顷园艺世界、贤鲁岛、和顺古航道以及里水梦里水乡文化载体整合一体化,推进生态文明发展,营造诗画田园、美丽乡村,打造中国私塾第一村。“以前即便不少游客慕古村之名前来,但却出现‘无景可看’的窘况,未来博物馆的开门直接补长了短板。”话语间,汤南村经济社长汤桂芳目光写满憧憬。

池塘边的百年龙眼树,根茎斑驳,但仍枝繁叶茂,结出佳果。正如这历经800年风雨飘摇却依然宁静美好的汤南古村,步入其间有如穿越悠悠岁月,袅袅书香似有还无,依稀传来“青灯黄卷,独对书案,念不尽圣贤古文,读不尽春秋左传古圣先贤……”

原标题丨汤南私塾变形记

里水镇汤南古村引入文化机构活化古建筑,打造全市首家私塾博物馆,并计划9月开馆

来源丨珠江时报

记者丨苏绮玲、梁雅诗

编辑丨钟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