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在线

不让见义勇为者流血又流泪

2017年2月25日晚,贵州省六盘水市六枝特区落别乡落别村,家家户户走上街头庆祝油团节。按照布依人家习俗,这天过后,预示着团团圆圆的农历新年就要结束,要开始上山干活播种希望。嘈杂的歌舞声中,李红突然接到了丈夫周明洪的同事电话,“周明洪从雨棚上摔下来,人没了”。

当晚在佛山南海,周明洪爬上雨棚救一名小男孩时,因塑料棚老化,两人双双跌落,他充当肉垫保护孩子而不幸身亡,年仅37岁。

辗转4年,李红心底的伤疤仍未褪去,“见义勇为是做好事,但对于我们家人来说,至亲离世真的太痛苦了”。

十年间,佛山共有5人因见义勇为牺牲,年龄最小者为救助落水同伴不幸溺亡的邓嘉涛,年仅14岁。

勇者已逝,生者何慰。

近日,佛山正式发布《佛山市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办法》修订版,将市级最高奖励提到100万元,并充分保障了见义勇为人员子女入户、入学等关键权益。

或许,再多的奖励与保障,也无法换回亲人曾经的音容与笑貌;但希望用这样的温暖与关注,让阳光重新照进他们的生命,感受这座城市的温暖底色。

不让英雄及其家人流血又流泪,这也是一座大爱之城的应有之义。

 李红在新家中挂上周明洪的照片。/市公安局供图

执念 

离世的悲痛,需要很长时间来抚平

2017年2月25日晚,接到丈夫同事的电话后,李红难以置信,就在前一晚,夫妻俩视频通话,丈夫还笑着说她寄的腊肉香肠已经收到了,“好端端的人,怎么突然就没了呢?”

慌忙从嘈杂的庆祝活动中脱身而去,李红拉上姐姐就往村子最近的派出所跑,拨通了佛山警方的电话再度求证。民警告诉她,当晚周明洪爬上雨棚救一名11岁的小男孩,因塑料棚老化意外跌落,周明洪充当肉垫紧紧将小孩抱在怀里,小孩幸免于难,他却不幸身亡。

第二天,李红启程去佛山办理丈夫后事,这是她第一次来佛山。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周明洪在外打工前,夫妻俩靠种玉米、土豆、稻谷为生,收入微薄。3个孩子慢慢长大,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2013年,周明洪在朋友的介绍下来佛山打工,在南海盐步天隆城市场当保安。

“你老公很勇敢,孩子挂在雨棚上哇哇大哭,他第一个冲了上去。”刚到市场,很多摊贩对她这样说。在天隆城市场3秒的监控里,周明洪独自奔向男孩的身影,是他留给李红最后的影像。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李红仿佛陷入了一种执念,不停地给周明洪拨打视频电话。然而,这场漫长的告别始终无人回应。她尽量不让自己闲下来,白天照常去地里干活,即使劳累了一整天,但晚上还是失眠,这个状况持续了一年多。

最让李红焦虑的是3个孩子。大女儿周勇春14岁了,正是心思敏感的时候,她曾见过女儿好几次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

对于社会而言,见义勇为是一件正能量的事情,但对于家属而言,亲人骤然离世的悲痛与遗憾却需要很长时间来抚平。这样的痛楚,李海青并不陌生。

2019年6月7日傍晚,市民刘先生带着儿子在东平河鄱阳南窦水闸附近散步,小孩不慎滑入水中,刘先生前来施救时也因河堤湿滑一同落入水中。

危在旦夕,正在钓鱼的李源青抄起鱼竿伸向落水父子。眼看父子俩够不着,他不停地向水中走去施救。由于河堤不是缓坡而是极其陡峭的深水区,李源青一下子落入河中,被湍急的河水卷走,不幸溺亡。

按照家中习俗,吃饭的时候要给弟弟留个位置。“看到空椅子,我根本吃不下。”说到这里,身为兄长的李海青转过身去偷偷抹眼泪。

弟弟去世后,父母依然保留着他的房间。父亲2013年中风后,身体每况愈下,不会说话,子女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但曾见过他好几次独自推开弟弟的房门,偷偷抹泪,或许是悲伤的情绪始终无法排解,自此父亲的身体更差了。2020年10月,李海青父亲离世。

李源青生前照片。/资料图片

新生 

外界的救助,像抛向溺水者的一条救命绳索

亲人骤然离世的伤口,并无良药可治愈,但生活仍要继续。丈夫去世后,外界的救助就像一根绳子抛向李红,将她一点一点拉回岸边。

2017年3月10日,李红来到佛山南海,收到来自市、区、镇三级政府部门发放的36万元见义勇为奖励金。

“我从来没有想过能获得这么多帮助。”2018年,在家乡政府的帮助下,他们一家搬离了危房,住进了新盖的房子里。搬家那天,李红特别把周明洪在重要场合穿过的皮衣、西装,以及见义勇为的奖状带了过去,“我去了明洪的墓前,把搬家的消息告诉了他,请他放心。”

2020年12月23日,广东省见义勇为评定委员会通报表扬周明洪等见义勇为先进代表,并颁发奖金1万元,李红赶来广州替丈夫领奖。曾负责周明洪见义勇为评定一事的佛山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民警陈凯等人依然和她保持联系,当天便邀请她来祖庙参观。

刚从贵州赶过来的她,还不太适应广东相对暖和的冬天,身上仍穿着厚厚的白色羽绒服。这是她第二次来佛山,和4年前相比,心境已悄然发生变化,“之前感觉天都要塌了,以后会慢慢变好的。”

今年年初,陈凯收到从贵州省六盘水市六枝特区落别乡落别村寄来的感谢信和一面绣有“爱心如父、无私奉献”的锦旗。感谢信出自李红女儿周勇春之笔,“每当想起爸爸,心里特别难受,导致我一度抑郁不振、厌学,也不愿和大人沟通。”父亲出事时,周勇春正在读初三,“陈凯警官知道后经常打电话耐心开导我,鼓励我好好读书,让我慢慢从失去父亲的阴霾里走了出来。”

今年年初,收到陈凯寄来的书籍、篮球、足球、运动鞋后,周勇春不禁热泪盈眶,“现在我已经是一名大学生了,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未来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有担当的人。”她在信中高兴地告诉陈凯,自己在军训中被评为“优秀标兵”,因为学习刻苦被评为“学习之星”。

李海青也在陈凯的联系名单里。今年年初,得知李海青的哥哥也到佛山做电工后,陈凯自掏腰包给他们送去了慰问品。“佛山的民警帮了我们一家很多,之前为了见义勇为认定的事,专门去了我们肇庆老家,忙前忙后为我们准备材料。”2019年6月11日,佛山市人民政府见义勇为评定委员会、禅城区政府、禅城关爱好人基金会一共向李源青家属发放抚恤金32万元。

李红重访佛山,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民警陈凯(左一)等人邀请她参观祖庙。/佛山日报记者韦娟明摄

暖心

一份有温度的奖励保障办法

为见义勇为者坚定撑腰

如何更好地保障见义勇为者的权益,不再让英雄流血又流泪? 2011年,佛山市政府拨款1000万元作为见义勇为表彰、奖励、抚恤等专用经费,并专门制订了《佛山市奖励和保障见义勇为人员办法》。

十年间,佛山共表彰见义勇为行为121批次,表彰奖励见义勇为人员194人,发放见义勇为抚恤奖励金279.2万元,全市共有5人因见义勇为牺牲,1人完全丧失劳动力。见义勇为者中,年龄最大的是80多岁的戴来,2017年,他跳入环湖花园人工湖勇救落水儿童,获奖励1万元;年龄最小的是14岁的邓嘉涛,他在救助落水同伴时不幸溺水牺牲,获一次性抚恤金20万元。

2019年,佛山向李源青家属发放抚恤金32万元。/佛山日报记者韦娟明摄

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2011年版《佛山市奖励和保障见义勇为人员办法》呈现出一定的滞后性。

近日,历经多次调整的2021年版《佛山市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办法》发布,明确对见义勇为牺牲者,发放抚恤奖金100万元。除此之外,对于见义勇为致残人员的抚恤奖金,视其致残程度,从5万元~8万元提升到40万元~100万元不等。

在保障方面,2011年版的办法中,仅指出见义勇为人员在同等条件下享有升学、就业、住房、入户等方面的优先权。而2021年版本的办法做了更加详细的规定:非本市户籍见义勇为人员及配偶,可直接申请入户。见义勇为牺牲或致残人员的子女,在佛山可就读公办幼儿园或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义务教育阶段适龄子女可就读公办学校。

当前,不只是佛山,各地省市纷纷结合自身实际,出台了见义勇为相关法规条例。民法典也明确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见义勇为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传统美德,法律对见义勇为本身所蕴含的社会价值和意义,是肯定和赞同的。”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百浩律师事务所主任黎霞表示,民法典传递了一种社会导向,那就是让见义勇为者敢为,让“扶不扶”“救不救”不再成为困扰社会的两难选择。

“当前背景下,佛山出台相关奖励保障办法,充分维护了见义勇为者自身的合法权益,给见义勇为者吃下一颗定心丸。”黎霞说。由于目前针对见义勇为人员的奖励和保障主要集中于物质层面,她建议政府部门引入具有心理关怀方面资质的公益性组织,或凝聚妇联、居委会等部门合力,对见义勇为不幸伤亡的英雄的家属,给予心理抚慰,帮助他们缓解亲人离世造成的伤痛。

“2021年版《佛山市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办法》,无论是奖励还是保障力度,在全省乃至全国,整体上都是较为先进的。”中国好人网创办人、华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谈方如是评价。谈方建议,希望政府部门能够进一步健全见义勇为人员信息采集存档制度,持续追踪见义勇为人员的保障工作,避免英雄们“光荣一阵子、痛苦一辈子”。

自2011年以来,佛山共表彰见义勇为行为121批次,表彰奖励见义勇为人员194人,发放见义勇为抚恤奖励金279.2万元。

2012年表彰11人,发放抚恤奖励金20万元

2013年表彰7人,发放抚恤奖励金7.4万元

2014年表彰25人,发放抚恤奖励金17.3万元

2015年表彰10人,发放抚恤奖励金15.5万元

2016年表彰30人,发放抚恤奖励金24.7万元

2017年表彰18人,发放抚恤奖励金52.1万元

2018年表彰30人,发放抚恤奖励金44.3万元

2019年表彰41人,发放抚恤奖励金77.6万元

2020年表彰22人,发放抚恤奖励金20.3万元

原标题:

不让见义勇为者流血又流泪

佛山发布新版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办法,最高奖励提至100万元

来源丨佛山日报

文丨佛山日报记者韦娟明

编辑丨周师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