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在线

研学游如何避免游而不学?

随着国家“双减”政策落实,中小学研学活动不断“升温”。过去的十月,佛山不少学校开始了秋季研学旅行,组织学生走出课堂、走到校外,体验红色文化、农耕文化和岭南风情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学生的研学效果并不稳定,在研学旅行中,需要学校教师、研学导师、讲解员、文化传承人、同学同伴等多元融合,优势互补,形成有机的教学整体,实现立德树人。

听音湖实验学校学生体验红军过草地。/学校供图 

秋季“研学热” 学校打造行走的课堂

10月23日,同济小学师生来到生态资源丰富的高明新安村开展研学活动。由于活动当天时值霜降节气,科学老师张秀香以节气的特点为切入点介绍气候对鸟类的影响,指导学生进行观察记录鸟类的名称和特点的活动。

该校高年级学生还参与了割稻谷劳动体验。现场,学生拿起小小的镰刀,熟练地用左手将稻谷握紧压低,右手持着镰刀用心收割。家委会成员周悦对活动点赞,“让孩子们亲身实践,这比图文阅读要来得深刻。”

狮山实验学校的孩子们于11月6日去到了海天酱油阳光工厂开展食品安全教育研学活动。孩子们在海天导游带领下,零距离见证了海天酱油的现代化生产工艺,刷新他们对传统调味品生产的印象。“平常儿子吃鱼的时候总是嚷着要蘸酱油,这次带他来,就想让他和我一起了解酱油是如何生产出来的。”学生家长刘思燕说,希望借此参观活动,在了解海天的同时,给孩子上一堂别开生面的科普课。

“快快快,不要被发现了!”先是三两个同学在前方“探路”,随后越来越多的同学快速加入队伍,他们趴在地上,匍匐前行,最终安全通过草地。这一幕,便是听音湖实验学校初中部在不久前开展的“重走长征路”研学活动过草地场景。当天,“强渡大渡河”是学生们重走长征路的第一关。学生们分成多个小组,在竹筏上一起奋力划桨,模拟红军长征强渡大渡河的情景。这个环节看似简单,却考验了学生们的沟通能力和团队协作能力。“一天的研学活动时间很短,却足以激发学生的爱国心和正义感。”学校相关负责人说。

寓教于乐 有更多沉淀和思考空间

记者采访发现,学校组织的研学活动,多以一日游或半日游为主。部分家长认为,一些研学旅行体验尚缺深度。家长黄女士的孩子此前参加过南海丝厂的研学活动,孩子玩得挺开心,但也仅在玩,没有太多的收获。黄女士希望,这一类颇具岭南特色的研学游时间能更长一些,内容更扎实丰富些,让孩子们可以拥有更多沉淀和思考的空间,而非流于形式。

前不久,南海区一所小学组织了一场三年级学生参观南海软件科技园研学活动,旨在了解目前精尖技术。但据一名陈姓家长反映,回来后,孩子一问三不知。糊里糊涂去、糊里糊涂回,如此收获寥寥的研学旅行,令人较为失望。

广东顺德德胜学校中学部班主任陈倩告诉记者,学校的研学活动,主要分为省内和省外两种。“其实对于学生来说,只要出去玩都很乐意。但是从我们老师的角度来看,还是希望能让他们有所收获,寓教于乐吧。”这位班主任告诉记者,省内研学是在周末的时间内完成,由于时间较紧张,存在着行程较赶、走马观花的情况。

多元融合 形成有机的教学整体

“我觉得省内研学可以参考一些主题性的路线,比如探古、红色、科普等,把不同的研学基地串起来,用几天时间去完成,这样学生才有学习和思考的时间。这就涉及路线规划、学生安全、吃住经费等问题,需要政府来牵头和规范。”陈倩说,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之前,学校曾与研学机构合作多条省内外研学路线,比如“红色之行”“韶关研学游”“云南之行”等,都受到了学生与家长的欢迎。

不过,学生的研学效果并不稳定。陈倩告诉记者,远途的研学旅行大部分效果不错,但是在个别路线中,也存在着不够专业的情况,浪费了师生时间;而对于研学效果的评定,目前还缺乏明确标准。一些研学机构甚至将导师的任务外包给景区或者个人,自己带队就遇到过跟着一位大学生在景区迷路的情况。

陈倩建议,在研学旅行中,要形成学校教师、研学导师、讲解员、文化传承人、同学同伴等的多元融合,优势互补,形成有机的教学整体,运用体验教育方法论实施富有成效的生活教育,培养中小学生的综合素质,实现立德树人。

“研学旅行作为对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一个补充,能让孩子在与自然、天地对话的过程中得到成长,因而是适应时代潮流和市场需求的。”狮山实验学校相关负责人说,从目前研学旅行的发展情况看,导师的作用其实很关键。除了导师本身需要专业外,如何将景点的知识趣味化,让学生们愿意去体验,如何在课程设置上区别于学校上课,让学生们有更多的体验感和参与感,主动去探究、去发现是非常重要的,对导师的能力也是一个考验。“不同年龄段的学生认知水平和理解能力肯定不同,导师面对不同阶段的学生,要有相应的评估,因材施教,充分调动孩子的‘五感’去感受自然之美。”该负责人说。

文/佛山日报记者苏宏堃

编辑 | 林晓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