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在线

佛山经略丨数智化新引擎激发佛山制造业新活力

制造业是国家经济命脉所系。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风起云涌之际,作为中国产业重镇的佛山,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加快推进制造业的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凝聚高质量发展的强大新动能。

在一汽-大众佛山MEB工厂,1小时下线66辆整车;

在海天味业,1小时完成5.2万瓶酱油灌装;

在联塑科技,全球30个主要生产基地实现100%数字化管控;

在葆德科技,一个系统连接着全球10万台空压机;

……

存量升级,传统产业焕发新活力;增量智变,新技术孵化新动能。经济总量超万亿元的佛山始终笃定心志发展制造业,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一手抓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一手抓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壮大,加快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发展步伐,以转型发展的成效体现落实制造强国战略的责任和担当。

佛山9000多家规上工业企业中,目前已有3000多家踏上了数字化转型的新赛道。在“佛山制造”加快向“佛山智造”的历史性跃迁之中,佛山在新的高度上挺起了一个制造业创新高地的产业脊梁。

一道沉甸甸的“必答题”

美的微波炉顺德工厂里,安静而繁忙。这里看不到人头攒动的场景,在工厂控制中心“大脑”的指挥下,机器人成为永不疲倦的“手”和“脚”,而“AI视觉”则成为媲美老师傅的“眼睛”。

美的微波炉顺德工厂是美的集团在全国打造的4家“灯塔工厂”之一。一家企业拥有4家智能化时代“最先进的工厂”,这无疑是美的在全球智能制造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重要标志。

但在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看来,数字化转型依然是一个巨大挑战,“目前而言,一百步路我们才走了第一步。”

早在2011年,家电销售仍十分火爆,市场订单如雪片飞来的时候,方洪波已敏锐意识到,传统的靠规模、靠人工、靠线下销售渠道的方式已经马力不足。面对来自消费侧和供应链侧的双重压力,必须以刀刃向内的决心寻求适合自己的数字化方法,由要素优势向能力优势、创新优势转型。

美的集团通过十多年的数字化转型,从传统制造厂商蝶变为以数字化、智能化驱动的科技集团。/企业供图

从精益生产到以销定产,到全价值链数字运营,再到数字化平台,从一个传统的制造型厂商转变为一家以数字化、智能化驱动的科技集团,美的集团十多年来持续推进的数字化转型之路,折射出来的是一座制造业重镇奋力迈向产业链中高端的缩影。

改革开放以来,佛山以乡镇企业起家,因制造业而兴,虽然制造业规模稳居全国大中城市前列,但也一直面临着制造业大而不强、全而不优的困扰,优势传统产业占工业比重仍保持在46%左右。

作为中国唯一的制造业转型升级综合改革试点城市,佛山是国内最早推动企业开展数字化转型的城市之一。早在2012年前后,面对人口红利消减,土地等要素成本上涨的压力,美的、海天、联塑、维尚等一批龙头企业便已开始大刀阔斧的数字化改造。2015年,佛山更是首次把“工业4.0”写入全会报告,大力推动企业开展自动化改造。

“不转型就会被淘汰!”联塑集团副总裁黄金朝这句话道出了众多佛山制造业龙头企业的心声。在用工荒、用工成本高企等重重压力下,广东联塑科技实业有限公司启动数字化转型升级,打造全链条数字化闭环,赋能研发、生产、销售各个领域,还实现了对全球生产基地100%数字化管控。

在龙头企业带动下,越来越多佛山企业开始意识到,在线上线下拼效率,一切围绕用户转的时代,制造业发展内外部环境均发生翻天覆地之变,“熬”是熬不过去的,“等”只会错失先机。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已经不是一道“选择题”,而是一道关乎生死存亡的“必答题”。

葆德科技的全链数字化运维系统。/企业供图

“加快推进数字化转型已是大势所趋。”广东葆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郭振发说,数字化已经成为制造业的刚需,表面看来是企业各种信息数据的打通,实则是实现产业的升级换代、商业模式的改进、技术的突破创新。

作为一座制造业城市,无论是企业的命运,还是城市的命运,很大程度上都系于数字化智能化转型。佛山清醒认识到,不加快转型发展,就会在新一轮发展中被边缘化,甚至被淘汰出局。

顺势而为,方能有所作为。

2021年7月,佛山市委、市政府高规格召开全市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发展大会。市委书记郑轲在大会上表示,要笃定心志、凝聚力量,对制造业进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链条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以转型发展的成效体现落实制造强国战略的责任和担当。

一场声势浩大、影响深远的制造业转型之战在佛山全面打响。

政企合力攻坚克难

在产业转型升级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制造业的数智化转型,堪称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攻坚战”。

虽然明知道“不转型是等死”,但佛山95%以上的企业都是中小微企业,且多为传统制造业企业,守成意识较浓,不少企业往往因为担心转型成本过高、转型的投入与收益不好把握而“不敢转”“不会转”“不想转”。

“企业实施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最大的阻力来自老板的观念。”一位长期从事数字化转型咨询服务的业内人士认为,数字化某种程度上就是去中层化,老板的决心往往会受到来自中层人员的压力,同时基层班组普遍文化程度偏低,让其接受转型也非易事。

如何帮更多的中小企业走出迷茫,坚定企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信心与决心,以“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姿态拥抱变革,这是横亘于政府与企业面前的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问题。

位于南海区的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佛山分公司先进的自动化生产线。/佛山日报记者周春摄

针对企业转型过程中的痛点、难点,佛山市、区联动,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极具含金量的促进数智化转型“政策礼包”。

2021年7月,市级层面出台的《佛山市推进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发展若干措施》提出,未来3年,佛山要市、区合力投入100亿元支持企业数字化转型。南海、顺德则在市级政策基础上再加码,分别提出3年安排资金65亿元、55亿元用于制造业数字化转型。

实行全周期奖补,鼓励企业“大胆转”;实行全额贷款贴息,扶持企业“轻松转”;实行转型服务升级,帮助企业“灵活转”;企业建成示范工厂最高奖励2000万元、打造数字化改造示范项目最高扶持800万元、单个企业数字化改造的固投扶持资金最高1亿元……佛山推进制造业数智化转型的政策覆盖面和奖补力度在全国均属罕见,很多政策也走在了全国最前列。

评选数字化智能化示范工厂就没有先例可循。“什么样的工厂才能称得上示范,评审标准怎么界定?这充分考验佛山的智慧。”佛山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钟端章说,“既要客观,不能为了评选而降低标准,又要充分考虑现状,不把条件设得太苛刻。”佛山编写出来的评选示范工厂、示范车间的实施细则,就有一个砖头那么厚。

企业够不着市里的奖补,区和镇街可以补贴;做不起示范工厂,可先做做示范车间乃至“体检诊断”……从市到区再到镇街,佛山构筑起的多层次、立体化扶持体系,坚定了更多中小企业“大胆转”的信心。

广东创兴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的智能化车间。/佛山日报记者毛蕾摄

广东创兴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在政策的鼓励下,通过数智化转型,实现了从“夫妻档”到标杆智慧工厂的“逆袭”。熬过了转型的阵痛期之后,创兴精密用工人数减少近一半,生产效率却翻了一番,利润提高了1.5倍。 

“中小企业‘五脏俱全’,数智化转型不比大企业省事。但我们相信,只要企业对转型有充分决心和魄力,就一定会走向胜利。”创兴精密总经理高楚慧对此充满信心。

数智化转型热浪奔腾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74岁的杨义贵依然隔三岔五戴着安全帽跑到施工现场查看新的数字工厂的建设进度。

杨义贵是赛恩特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2016年以来,赛恩特每年都投入500多万元推动公司的自动化改革,这也让企业尝到了转型的甜头。2020年,即使遭遇疫情,依然逆势增长35%。在签约佛山“数字贷”项目,获得顺德农商银行的5000万元授信后,杨义贵一头扎进了数字工厂的建设之中。

“我们股东宁愿少分红甚至不分红,也要推数字化转型。”曾经有人问他:在古稀之年,以高于企业年利润数倍的投资建设数字工厂,怕不怕风险?杨义贵爽朗一笑:“我每天看报纸,参加了好几场佛山市领导组织的宣讲会。数字化转型国家有支持、地方有政策、客户有需求,且与企业发展方向一致,值得放手一搏。”

杨义贵搏的不仅是企业的生存空间,更是企业的光明未来。

在佛山,越来越多像赛恩特一样的中小企业已经认清形势,投身于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洪流。自去年9月佛山启动“数字贷”政策,至今年6月底,佛山已有734家企业提交了1492个数字化改造项目备案申请,涉及投资总额近350亿元。

美云智数参加2021中国(广东)国际“互联网+”博览会。/企业供图

丰富的应用场景和巨大的市场空间,也吸引了大批嗅觉灵敏的数字化服务商闻风而至。在政策、产业供需等众多风口的推波助澜之下,目前活跃于佛山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市场的服务商已超百家。

工业侧,有美云智数、工业富联、海尔卡奥斯等世界500强旗下的国家级双跨平台;IT侧,则云集了腾讯、阿里云、京东等互联网巨头;本土的创兴精密、葆德科技等制造骨干企业也相继成立工业互联网公司对外赋能。

这样的规模、这样的质量、这样的密度,在全国地级市之中,实属罕见。无论是“过江龙”还是“本地虎”,都在佛山制造业的数智化转型浪潮中感受到了澎湃的市场动力。

广东腾一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黎璐在3个多月时间走访了70多家有转型需求的佛山企业,她明显感觉到佛山企业家转型观念的转变。“从两年前的不敢转、不想转、不会转,变成了必须要转、迟早要转、不如趁着有政策支持马上转。”黎璐说。

腾一科技组织企业员工参观佛山市源田床具机械有限公司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成果。/企业供图

传统产业如何插上数字化的“翅膀”腾飞?一场又一场的现场观摩会、座谈交流会、专家分享会、“千企智造0元诊断季”等各种专场活动热火朝天开了起来。

“几年前,请企业老板参加这样的活动,派个小文员、小财务来听已经算给面子,现在来的都是董事长、总经理。”佛山市南海区制造业数字化转型促进会秘书长区景安说,越来越多企业也主动申请加入促进会,在数智化转型的赛道上抱团奔跑。

制造业重镇奏响智造交响曲

转得快,好世界。风起云涌的数智化转型浪潮之下,中国产业重镇佛山,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智造变革。

一个师傅带几个徒弟,两三张手稿图纸做设计,这是广东星联精密机械有限公司过去的生产模式。随着数字化脚步加快,星联精密90%的工人已不怎么会用钳台、锯刀、磨铣刀等传统模具工厂里的“三件套”。模具工的身影从企业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手握图纸,敲着键盘的车间加工管理员。

在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推动下,星联精密的生产效率提升了30%-40%,模具精度被控制在±5微米以内,一瓶1.5升的饮料容量误差不超过3滴水。

把目光从星联精密转移到广袤的佛山大地,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波澜壮阔的图景——

海天味业现代化高速生产线。/企业供图

在海天味业生产车间,从一颗黄豆进厂到制成酱油成品,整个生产过程基本不需人工干预;单条自动化生产线每小时能生产5.2万瓶酱油;智能机器人装卸货物仅需120秒。

在广东仕诚塑料机械有限公司,通过数字化改造,订单交付周期从240天缩短为200天,利润相对于上年增长64.3%,成本核算时间缩短60%。

在佛山市源田床具机械有限公司,通过上线MES系统,生产效率提升25%以上,交付及时率提升到100%,公司也因此取消了一个半成品仓库,节省了200多万元的仓库成本。

……

从制造、研发到营销、采购、物流仓储,佛山制造业企业数字化、智能化发展的广度和深度不断取得新突破,加快凝聚起佛山制造的强大新动能。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朱森第评价认为,佛山不少企业都通过智能制造的方式,实现了生产效率更高、资源消耗更少、产品品质更好、制造成本更低、市场响应更快、环境影响更小的六个“更”加快推动了制造业的质量变革、效率变革与动力变革。

目前佛山9456家规上工业企业中,已有3000多家开启了数字化转型的新赛道。未来5年,佛山将推动80%规上工业企业实现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发展,实现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的持续提升。

美的集团、联塑科技、科达制造等龙头企业也纷纷发挥“头雁效应”,依托工业互联网平台与产业链供应链上下游中小企业深度互联,带动中小企业“上云用云”协同转型,形成高效协同的高水平产业链供应链体系,不断增强产业链供应链韧性。

从龙头企业到中小企业,再到整个产业链的协同数字化转型,佛山传统的产业集群正焕发出新的光彩。

位于狮山的维尚第五分厂,是国家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佛山日报记者王伟楠摄

“在市场面前,任何一家企业的力量都是微弱的,全产业链协同发展才能带来竞争优势。”维尚集团董事长李连柱说,维尚集团决定打造“定制家居产业链协同集群”,通过产业集群数字化转型的实施,带动整个供应链实现产业共赢。

在佛山家电、陶瓷、家具、汽车、铝型材、纺织等传统产业集群之中,一座座数字化工厂正拔地而起,在这座传统的制造业大市奏响了智造的交响曲。

全方位扶持政策,带动全体企业共同参与,凝聚起数智化转型的强大合力,这座制造重镇正奋力书写数字化、智能化时代“佛山制造”的新篇章。

文/佛山日报记者唐易婷 、阮凤娟

视频/佛山日报记者唐易婷、关浩业、陈意威

编辑丨梁楚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