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热线:0757-83808380

佛山在线

摸索中的佛山私人博物馆

  佛山经济发达带动本土文博事业。(资料图片)
  制图/曾玉婷
  南海区玄憬龙博物馆奇石盛宴。
  文/佛山日报记者 束维


  博物馆是城市历史的最好见证,然而,再优秀的国家博物馆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包罗万象,这就为私人博物馆留下了空间。近三年,佛山私人博物馆数量猛增,来自古玩、各经济产业等开设博物馆,体现企业或行业的企业文化品位。上个月,佛山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5·18文化遗产保护宣传月”活动,一百多项活动让人们陶醉在文博事业中,热闹背后,人们对它们产生了诸多问号,博物馆可以一边展示,一边卖商品吗?

  现状:

  私人博物馆数量不断增多

  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我市启动了“文化遗产保护宣传月”,一个月以来,9所公立博物馆、6所私人博物馆敞开大门,以各种文博专题活动欢迎四方来客……

  近三年来,随着民间收藏群体的壮大,开办私人博物馆的条件放开,我市私人博物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记者从文物部门了解到,目前我市登记在册的私人博物馆已有7家,从奇石到钱币,从酒文化到红木家具文化,藏品丰富多彩,藏品品质越来越好、规模越来越大。

  据了解,除登记在册的私人博物馆外,还有很多没有登记的小型私人博物馆,在佛山估计数量有30家,有些民间收藏家陈列出自己的藏品,只在一定的圈子里鉴赏交流。 据有关文博专家介绍,佛山福厚博物馆、九江双蒸博物馆、南海区玄憬龙博物馆等私人博物馆几乎就是在近三年时间注册成立的,“可以看出,在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私人博物馆建设升温也体现得最明显,这已经成为佛山城市文化的潮流和标志。

  对私人博物馆发展颇有发言权的古玩专家唐嘉怀认为:“从私人博物馆的发展情况来看,佛山馆主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类人本身就是收藏家,随着个人藏品量的增加,自然而然产生了开博物馆的想法,由收藏家‘升级’为私人博物馆馆主;第二类人是企业家,他们一般都是围绕自己的本行业来收集藏品,然后建成博物馆展出……”

  困惑:“前馆后店的不得已”

  无论收藏家、企业家,还是富豪,他们之所以建博物馆,都是缘于对收藏和文化的兴趣,将自己的藏品展列出来与更多的人分享,这在境界上是一种升华。

  南海区玄憬龙博物馆的馆主招雪芬告诉记者,以前她很喜欢从全国各地搜集各种各样的奇石,她将百年蚕房改造成占地面积8000平方米的博物馆,以“千年古韵”为博物馆的主题,分五大展区对奇石、家具、诗书绘画等珍品进行重新陈列。

  “原来这只是一间工厂,后来逐渐摆上藏石,再租下了老房子,现在打造成了一个极具岭南文化气息的博物馆,每天在这里走一走,都会觉得神清气爽,她建馆则是希望自己和参观者体验那份独特的收藏之乐。

  在顺德南国丝都丝绸博物馆里,馆长吴英海如老农般,每天精心伺候着城市最后一块“桑基鱼塘”,“刚刚投入了一百多万,在新馆附近种植了大量桑树幼苗, 没有钱,几乎什么事都不能做,虽然政府免去了地租,但建起两个新馆估计要花费上千万元……”

  事实上,从私人博物馆诞生之日起,已经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5月20日,2014年佛山博物馆日交流论坛上,不少私人博物馆馆长倒苦水:“发展受资金、政策、人才等的限制。”而一些文博人员指出,大部分的民办博物馆发展中出现一些不太规范的情况。

  确实,不少私人博物馆“前馆后店”,藏品展示和产品生产一体化,有些还存在办文物商店等涉嫌超范围经营,受到了不少人的诟病。目前,国家并没有具体政策扶持私人博物馆,而不同的地区给予的奖励也是不尽相同的,有的甚至没有任何扶持,全部都是由建馆人买单,不搞点经营,如何能像公立博物馆一样呢?因此,“生存与发展”在诸多私人博物馆看来,是一个很难两全其美的事。

  出路:政策之门需要打开

  据了解,对比发达国家平均1万~10万人拥有一个博物馆,我国目前60万人共享一个博物馆的状况远远不能适应社会需求。

  数年前,申报私人博物馆需要经市级以上文化行政部门审批,如今行政审批下放,只要经过区、县级文化部门便可获批。

  可以想象,今后越来越多的私人博物馆将涌现出来。记者也关注到,当私人博物馆成立后,文化部门对其监督、管理是相对薄弱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藏家告诉记者,企业还有诚信打分标准,对于“经营”博物馆的人,也应有一个诚信打分,因为古玩真假鉴定是一个很大的学问,没有一定的诚信度,万一展出的是半真半假的展品又该如何是好,河北衡水冀宝斋博物馆事件就是一个例子。

  在实际操作中,私人博物馆由个人筹措资金、决策和管理,其藏品主要是由个人收藏组成,因而多数私人博物馆的专业性和规范化不够,这也是人们对私人博物馆存在异议的主要原因。与非注册私人博物馆相比,约有八成的私人博物馆,自挂牌子自娱自乐,躲开了相关部门的监管。曾有媒体统计,广东大约有200多家私人博物馆,但是真正能够在民政或通过文物部门注册的只有10%左右,其余的则处于无证运行的边缘状态。

  “其实现在很多私人博物馆都是这样无证运营的。”唐家怀表示,虽然无证运营的私人博物馆无法收取门票,但是真正办博物馆的人,也不指望门票:“他们甚至不愿意去报批,因为一旦你的博物馆通过了审批,就意味着你无权出售馆内的文物,某种程度,文物变成了社会财富,所以大家宁愿不注册。”

  作为佛山最早一批自建私人博物馆的叶晖,他告诉记者,从某种程度来说,国家层面上,政策之门正在打开,目前关键的是地方政府和有关方面需要充分认识到发展私人博物馆的社会价值,在土地、审批准入方面给予应有的政策支持,同时对私人博物馆运作给予一定的文博方面指导及监督管理。